• 我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俩同龄,正好都70岁。他们一辈子和黄土打交道,除了去过榆林这座“大城市”,别的大地方恐怕连想都没有想过。即便去榆林,也绝不是为了游玩,而是为了看...

  • 【题记】2018年是刘范先生诞辰100周年,作为他的侄辈,我有心整理其轶事以飨后辈年轻人。先生虽然离世30年,但“遗世文章多灼见、平生业绩足春秋”,他的音容笑貌至今仍留在我们心里,德永在,范长存! 一、少年立志,妙对连惊四都 刘范先生(族谱称刘公述闻、字范)号...

  • 多事之秋

    2017-12-22

    第一次听到“多事之秋”这个词,是很小的时候,大约四五岁的样子吧,那时刚记事,还不懂“多事之秋”是什么意思,只是听村子里墨水最多的老教书先生说的。他是村子里最有学问的人,高个子,留着花白胡子,毛笔字写得极好,村里的春联都是大家提前送去红纸,他逐一写好...

  • 石头魂

    2017-12-22

    从樱桃沟沿着沟壑里的栈道向上走,走到它的尽头,就是水源头了。在确定写这个题目之前,为了大家看得懂,颇费周折。几次去了那里实地考察,回来又觉得好写,又不好写。原因很多,真正把冷冰冰的石头写出魂,让石头的魂魄与大家交流是一件不好做的事情。比如,文章标题...

  • 卖相

    2017-12-22

    毫无疑问,人们购物常为商品的卖相所左右,因此商人搜肠刮肚要在货物的外观上做文章。这本无可厚非,然利欲熏心之徒,常易走极端。一次我到某地旅游,被一个茶摊碧绿欲滴的茶叶吸引,买了一斤,回来一泡,发现杯沿粘上一圈厚厚的黄绿色泡沫,啜之有股药味,——原来是...

  • 黑孬

    2017-12-22

    黑孬死了。 这个消息是老申的母亲专门请亲戚写信传递来的。 老申坐在院子当中的石凳子上,看完书信后,满脸的不悦,书信在他手里微微地颤抖,一句话也不说。 “不刮风不下雨的,你手抖个啥子吗?信上说些啥事?”正给院子里辣子苗浇水的老伴,回头看了一眼老申,问道。...

  • 春花秋月、夏绿冬雪,冷暖交替、四季轮回,素什锦年,稍纵即逝,转眼间已人到中年。无忧无虑的童年、懵懂青涩的少年、热情张扬的青春……已离我们渐行渐远。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阳光洒满房间,听一支舒缓优美的曲子,聚焦时光的镜头,回味那些美好而又略带些苦涩的往事...

  • 寒秋

    2017-12-22

    在日渐清冷的风中,我闻到了秋的气息。在连绵不绝的雨中,我听到了秋的脚步声。年年躲不开的秋天来了,带来了躲不开的寒意。即使我裹紧风衣,寒气还是穿过千丝万缕间的缝隙,将寒凉送到我的心里。 秋天里凋零的落叶,秋天里阴霾的天空,秋天里瑟瑟的风雨,总令我陷入忧...

  • 叶之声

    2017-12-22

    又逢金秋周末,昨夜的一场浓雾,把那些树的叶子滋润的更加清亮艳丽,每个叶尖聚集了一个水滴,晶莹剔透,集聚大了便噼噼啪啪落下,下方其他叶子受了惊吓似的,于是,一阵小雨徐徐滴落树下。秋叶熟透了,似乎不能承托起湿重的雾水,许多叶子纷纷落地。 多日没去月湖公园...

  • 人和动物有不一样的情结,就是怀旧。年龄愈大,怀旧情结愈浓,特別是对一些在外漂泊的人来说,像我,怀旧变为一种常态,一种软绵绵的情愫。我常常想起将我养大的村庄,沿着记忆向回走,对于一个村庄的缅怀,总是绕不过的一个坎。村庄,是有故事的。 有故事的村庄,是一...

总:56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