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多事之秋

李桂芸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12-22 19:31 浏览: 字体:

第一次听到“多事之秋”这个词,是很小的时候,大约四五岁的样子吧,那时刚记事,还不懂“多事之秋”是什么意思,只是听村子里墨水最多的老教书先生说的。他是村子里最有学问的人,高个子,留着花白胡子,毛笔字写得极好,村里的春联都是大家提前送去红纸,他逐一写好,再由村里人陆续去他家取,若是村里有了红白喜事,都会请他去做账房先生的。大人对他很是敬重,我却不喜欢他,不喜欢他动不动就站在门口,摸着胡子,叨念“多事之秋啊”,我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不喜这个词,连带着也不喜老教书先生了。

本来嘛,秋天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那是多么欢乐的季节呀!我们可以爬上梨树,苹果树,寻找遗落的果子吃,果子很小,或是带了黑斑,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极甜美的。我们在草地上疯跑,累了就仰躺在草地上,翘着腿,嚼着草根,听小伙伴讲故事。我们捉那长得肥壮的蚂蚱,折断它们会跳跃的长腿,看他们在沙地上用六条细细的小腿儿爬。然后用茅草的茎,把它们一只只穿起来,穿成一长串儿,拿回家去喂贪吃的猫。运气好的时候,由胆子大的孩子带着,刨两棵花生,摘一捧毛豆,或者扒两块红薯,在地上挖个坑儿,架上柴,点着火,用热灰烧花生,毛豆,红薯吃,一个个吃得黑手黑嘴,再相互追跑着涂抹,欢乐的笑声在田野里飘荡。秋天多么快活!为什么要说它“多事之秋”?

长大一些,我知道“多事之秋”是什么意思了。爸爸妈妈整天在地里忙着。先是收豆子,再是收花生。然后掰苞米,准备种小麦,说是“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他们忙着把白裤子绿衫子的大葱运回家,说是“霜降出葱,越长越空”。他们忙着在地里砍大白菜,说是“立冬不砍菜,必得受了害”。还要腌制芥菜,雪里红…….哦,我明白了:“多事之秋”就是秋天要干的事儿很多呗!

真正明白“多事之秋”的意思是在小学五年级。我们多了一门儿新的学科儿——历史。教历史的是一个男老师,姓白,高高的个子,长得黑黑的,嗓门儿很大,一说话或者一笑就露出洁白的牙齿。“黑白颠倒”是当时我们这群淘气的孩子给他的评价,因而留下的印象很深。他是个知识渊博的老师,给我们讲春秋五霸,讲战国七雄,讲当时社会动乱,讲当时杰出的思想家,军事家,讲得那么生动有趣,我们听得那么津津有味,常常忘了下课,忘了放学回家。我也不知多少次暗暗为自己的无知感到可笑。“多事之秋”,指的是春秋多战事,哪里是我所想的“秋天多事儿”呀!我不禁为曲解老先生的意思感到愧疚了。

不止一次地,给我的学生讲述这件事,每次他们都会大笑,在笑声中明白“多事之秋”。我也会笑,笑自己儿时的懵懂无知,也怀念儿时生活的那一份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