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栾树

sdtafclcm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12-05 19:57 浏览: 字体:

初秋,栾树成为眼中绕不过去的一道风景。

窗外、楼外、河堤、街道、公园到处是栾树绿叶黄花的倩影舞姿。秋风袅袅,金黄细碎小花从高大树冠簌簌而下,如同半空飘洒黄金雨,默默地,优雅地,仿佛只为空中的那段优美的舞蹈,悄然落地后,安宁、静谧,一朵一朵,侧卧舒展,恰如乖巧温顺的小精灵,让你不可能不喜爱它,怜惜它。有的降落在树下灌木丛上,甚至蜘蛛织就猎物的蜘蛛网上,好像白纱般蛛网意外成了落花的救生网,这是蜘蛛结网时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其实,花既然落了,使命就已完成,落在哪儿都是一种归宿。枝头的淡黄小花依然在绽放,花枝招展,依然彰显旺盛的生命力。凋落的花儿依旧在飘落,美丽而渺小,商议好了般,时时飘洒,连绵不断,密密麻麻,重重叠叠,花挨花、花拥花覆盖于地面,那么自然随意,那么轻松飘逸。地面金黄的一片,细细碎碎的小花,隐隐点缀一分红色,宛如美人眉间的红痣,更显黄花的俏皮与风韵。朵朵花儿形成的黄金雨,恰如栾树心中吟唱洒落的美丽音符,依偎大地上,软软地惬意地绘出一幅静美的秋画。

花谢果生,这就使得栾树树冠有点色彩缤纷了。因为栾树的果实呈紫红,并不是大红大紫的耀眼,是不深不浅,恰到好处而又赏心悦目的紫红,宛若一盏盏小小灯笼般挂于枝头簇拥着,远远望去与黄花满枝的景象相映成趣,妙不可言。

有时,我坐车望着以栾树为主的林荫大道两旁无线延伸的黄色树冠,它们俨然成了两道美丽的空中彩线,伸向远方。或许,在整个大自然中这点点金黄算不得什么,但它们恰恰是大自然四季变化中的一道曾经的风景,一段生长的瞬间。有一种力量,年年生长,是一种繁衍,代代相传,你能说栾树的几千年前与几千年后与现在相比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吗?当然它们有的已经死亡,有的正在生长,而有的还未出现,然而它们依然是树,一种叫栾的树。当然,你也可以命名它为别的名称,但它依然是它。

栾树的生长是一种生命的延续,花朵的美丽绽放一种希望,彰显一种美丽,它是大自然的一个点,如同一滴水在大海,一粒沙在大山,它不是大自然的整体,但它融于大自然。它的力量是大自然的力量,它的美是大自然美。

如果说,栾树的生长存在给我传递了一种美丽和能量,那么我对栾树的凝神的一瞥,也让我醉心于自然,仿佛有一种气息,或是大地的呼吸,是的,我与大地、树、山、水、天空、白云融为一体。忽然,我感觉有了一种责任与义务,是对大自然和谐共处法则的遵守与服从。

因此,我要笑,我笑,树更绿,花更美;我要善,我善,天也蓝,地也广;我要唱,我唱,心更欢,情更浓。

不要自以为渺小,也无需自以为伟大,人人都是一个独立王国,独一无二,人人又是一个无线电波,仿佛这花开花谢的栾树,它无声无息地在发送,发送一种信息。而你也在有意无意地接受这些信息。每时每刻,每日每月,我希望从我自身发射一种真善美,因为所有真美善的东西最终都会成倍反馈到个人身上,同样所有假恶丑的东西也会如冰雪冷霜影响着我们生存的整个气候与环境。

最后,我还是要再凝视一下这平凡而又美丽的栾树,因为我喜欢同你一样的平凡而美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