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得未曾有

叶舞风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11-20 09:50 浏览: 字体:

《得未曾有》,在许多书面前首先抓住我眼球的是这本书的名字,似乎参杂着一种矛盾,又似悟得一些禅语,得,却又未曾有,不正是一种意识形态里的常事吗?有些东西明明存在的却又讲不清楚,似有还无,似无还有,就是那样。

昨天带女儿出游枫泾古镇,其实我就是喜欢出游的那种状态,真正穿梭在各个景点,心实在是累的,何况又是暑夏,热浪一阵阵地扑过来,很多时候真的不能呼吸了。本来是准备去早已打探好的枫泾图书馆去消磨一个中午,待到四点钟以后不那么热了再出来逛逛,结果书店不到十点就关门打烊了,大概是属于老年活动中心内部书店。我们只好在书店大院里的树荫下坐了一会,正好石桌上有一副石棋,镶嵌在石桌上的,可以移动不可以拿起,倒是别有风味,我和女儿在那里玩了一局。口渴的要命,就又折回景区——也就是围着一条小河落错着一些商店,多半是吃的,玲琅满目,老板娘们拿着菜谱在店门口拉客,很是让人心烦。

远远地听到一些陶笛的声音,清越婉转,透着一股股凉意,心想这是谁家放的这样的音乐,倒是很好听。走进一看,原来是个小姑娘,对着麦克风吹着,一身白裙,坐在高脚凳上,倒别具一股仙气。她身后是零零总总摆放着一些陶笛,就是一个陶器上雕出几个孔,根据手指的动与气息的吻合发出婉转的声音。以前在电脑上熟知一种叫埙的乐器,古朴神秘,那种声音如哭似涕,那种悲凉的氛围让人不自然地想起大漠孤烟般苍凉寂寞,感召人心。而这个陶笛似乎更委婉清新一些,上面一些青花瓷的图案,更符合江南气息。或者在氛围的感召下,我动心买了一个,给女儿吹着玩。女儿比我善交流,一会就跟那个神仙姐姐打的火热,要了QQ,说是要做好朋友,女儿速成一曲《祝你生日快乐》,虽然调还不成调,但是那种投入的快乐是满满的。

后来我们进了这家茶馆,为的不是喝茶,是躲热,屋内除了店主没有其他客人,所以我进去,坐在空调底下,要了一壶茶,终于舒口气坐定。屋子不大,几张桌椅,装饰也符合古镇固有的怀旧特色,好在嵌在墙上的书架上还有一些书,其中一眼就看中这本《得未曾有》,翻看前言,才知道作者庆山竟是安妮宝贝换了笔名的第一部作品,庆山,这个完全中性甚至男性的名字,跟安妮宝贝简直十万八千里,等我看了第一张,风格也是十万八千里,似乎是一个洗净铅华的风尘女子转身变成一个禅师,不是更脱俗而是更入俗,在简单地叙说人间烟火中琐碎事与琐碎人物中感知更真实的东西。第一章中有道菜吸引了我:顾家嫂子腌制一种酱肉的过程,看似简单其实符合一种宁静淡然的性格,虽是说做菜其实是写人和写一种生活状态,淡淡的,十分美好,一下子捉住我的眼球。后来的三个小时的正午时光,我都消磨在这本书里,伴着一壶菊花茶的浓香。我女儿跟我在这方面从来默契,她也喜欢看书,只要有书,她可以足不出户,家里没有空调,她也不怕,下载的一本本网络书,我怕损坏她的身体,才极力决定这次旅行的,结果我和她还是陷在了书里。

不忍离去,是真的,三十五块钱消磨了这么美好的三个时辰,实在不好意思继续赖着,只好站起身来告辞,但是这本书的影子种在了心里,虽然没有一卷在手的惬意,但是与书的交流未曾丢失——得未曾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