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人生真味

融缘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11-20 09:50 浏览: 字体:

一、

终于熬到解甲归田的这一天,心里特轻松,领导肯定成绩客套一番:“你有啥要求尽管说。”答:“没要求。”哼着小曲回家,老公问:“咋恁高兴?生外甥了?”翻老公一个白眼说:“从今往后我自由了,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了,我得好好打算一下。我想出去游玩,凡是我没去过的地方,都想去看看。”老公说:“去吧,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想整理一下我多年来发表的文章,看看能不能出成集子?”老公“哼”一声算是作答。“我想把咱家的院子拾掇成花园式,搭上花架,种上葡萄、凌霄花。”老公说:“种那些中看不中吃的不如豆角、黄瓜。”“我想穿针引线做衣绣花。”老公嘿嘿一笑:“别累着你那兰花指了,衣服破了还是我来修吧。”“我想......都是梦想......人生有多少理想被埋没在生活的琐碎中到死都不得实现?”我小声嘟囔埋怨道。老公一巴掌捂在我额头上说:“不发烧白净说胡话,闲下来好好去医院检查检查你的身体最重要,上班时提着劲干工作,闲下来容易生病,以前落下的病根好好休养一下吧。”

星期天做完家务活儿遵老公的命令,联系在医院值班的朋友说一会儿找她玩去,她说:“你来吧,把想查的地方都检查一遍只当体检。”盛情难却,又不好意思欠她人情,就充足医疗卡找医生开单子做各项检查。

9月21日,黑色星期一,看着医院所有检查结果,头脑霎时空白,“乳腺瘤、胆囊结石、子宫肌瘤、甲状腺瘤。”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身体的四个部位竟然都不知道啥时候悄然长出大小不等的瘤子。阿的神啊。吓我一跳,这不是要我的小命么?可想着退下来好好享受一下余生,竟是晴天霹雳!小时候听大人讲谁谁家养的牛、驴身上长有结石,就是传说中的牛宝驴宝,意外之财家人肯定欢喜,看到自己身上长那么多东西,有灾破财,真是天旋地转。片刻晕眩,想是如果天要灭我,我自不活,既然生之不易,死有何惧?今年也是我的本命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有的苦难我愿用生命偿还,用我的苦能够换来家人的安好,我愿意!人生本苦旅,死又何所惧?看淡生与死,安然活下去。

忍着泪水匆忙告别朋友打开车门任汹涌的泪水泛滥决堤。脑袋木然心情糟糕,老公电话询问结果如何,我才愣过神儿擦干眼泪平复情绪淡定回答:“木事马上去单位。”来到单位按着咚咚心跳打开电脑想好如何写请假条,单位的事情如何安排等。请完假回到家里老公已经做好饭等着,爷俩异口同声地问检查的咋样?我忍着泪水说:“下午才出结果。”我不想让他们连顿饭都吃不安生。能晚会儿说就晚会儿吧……

吃罢午饭我把检查单子拿出来给他们看,屋子里刹那寂静空气仿佛凝固。儿子打破寂静说:“妈,我立即开车送你们去省医住院看病一刻不能等。”儿子催促着,老公像傻子一样呆立不语,他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儿子大声再次催促,老公仿佛清醒过来,急打电话一通,其实上午当我拿着检查单子后就已经让大弟媳联系好了省肿瘤医院,做好最坏思想准备,即使是最后的晚餐我也要吃饱喝足再上路。

一切都按我想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由于孩子才开学,家里我的‘黑妮、白妮--猫、狗’需要照顾,就让儿子看家老公陪我上路,一路上老公无微不至地照顾,让我一时有点受宠若惊不习惯,我说:“你该干嘛干嘛我受不了,整得就给我真的上刑场有去无回一样儿。”他嘿嘿一笑照样把我像大熊猫样儿保护起来。

晚上六点来到儿子提前预定离医院比较近的酒店把行李放下,简单洗漱一下,拉住老公下楼找饭店吃饭,我说:“侯哥,你要请我吃饭,我想吃好吃的。”老公开心笑说:“那还用说,妞想吃啥就吃啥,哥请客。”来到美食广场,老公挑一碗梅菜扣肉,一碗猪血,2份汤,还是老公知道我爱吃啥,梅菜扣肉是我的最爱,管他医嘱啥的,医生说啥啥不让吃我就在心里反感复议,要是啥都不让吃,一是营养跟不上;二是该死的时候不吃也是个死,与其做个饿死鬼不如吃饱喝足当个饱死鬼,免得以后吃不到。

二、

9月22日上午七点准时来到医院挂专家号,九点办理完入院手续。遵医嘱立即做了一部分检查。电话给在医院上班的朋友小宁说必须在24小时之内同步办理转院、入院手续,让在家里的小弟找他马不停蹄地帮我办理。上午十一点小弟通过大巴给我捎来,真是神速,心中感激,我有难时你们总是第一时间全方位为我付出,如果有来生我还想做你们的亲人和朋友!

下午2点多做完当天的检查累得腿疼,老公说:“回酒店歇会儿吧。”洗洗睡下,睡梦中被闺蜜的电话惊醒,她问,检查的咋样儿,答,没出结果呢。准备领着老头子吃饭去,我吃不吃不要紧,不能把我的‘保镖’饿坏了,人生地不熟的万一碰着坏人把老太婆抢跑咋弄?闺蜜哈哈大笑说,听你说这话还没事啊。我骂她没良心的,是不是我有事她开心啊,她沉默不语,方顷说,我愿你永远安康!有事电我。

由于医院没有床位,只好陪老公暂住在酒店,能陪多久是多久吧,也许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夜里,听着老公均匀的呼吸声,心中感慨,这几天他紧张疲累,倒头就睡,男人的心毕竟是宽阔的,他总也不信,说:“我们这辈子没做坏良心的事儿,老天爷不会待我们太绝的。”今天那个男专家给我仔细检查被他看见,他晚上回来就讪讪说:“这亏得是给你检查病,要是其他事儿我早就煽他两耳刮子……”我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说那个男专家的检查举动。我戏谑地说:“估计这个专家这辈子阅乳无数,你这会儿特想当专家吧。”

老公睡得香甜,我却转展难眠,往事历历在目,与老公结婚几十年来,斗嘴打仗都是我争强好胜我赢他输。也曾无数次大腿一拍不过了,也曾无数次的想撕毁那纸婚书一走了之。无奈人生都这样,与谁结婚不都是这样过日子?想想他的好经不住人家三句好话哄就乖乖就范,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总在心里翻来覆去的想,今夜就多看看他酣睡的脸吧,也许以后没机会了,但愿上天怜我不是坏人多给我点时间,让我把我未了心愿做完。多想看到孩子结婚生子,让我在有生之年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下午我给老公笑着说:“我想看到儿子结婚,你一定劝他早点找媳妇,我想把家里的财产做一下分配,你有啥想法不?我想......”。老公突然泪流满面地说:“你想多了,你会没事的!”看到他落泪我只好打着不在言语,我只是想让他做个思想准备,不想让他措手不及。

窗外,霓虹闪烁,汽车匆匆驶过,是谁家的车马不归依然喧嚣着尘世?夜,深了。我却睡不着。我得好好想想我还有多少日子可安排我的未了之事。九年前我已经熬过一劫,这次能否熬过去,心里没底。主啊神啊!你怜我还有80多岁的老妈要赡养,还有小儿未成家,还有那么多心愿未了,赐我力量战胜病魔吧!阿门!

三、

9月23日,遵医嘱,早上六点半准时来到病房楼等待抽血,排第三号,轮到我抽血了,护士一下扎2针都抽血慢,说:“你能否等会儿再抽?”我笑说:“行,等会儿你静下心来好好研究研究像我这号病人咋扎。”等排队的都扎完,护士又扎一针见血却抽不血来,已经手软求救其他护士给我扎针。走出来一个小巧玲珑的护士,她说:“没事,好扎。”我强装镇定地与她聊天说:“像我这样的不好扎针的病人不多吧。”她说:“多,化疗后的病人的血管都不好扎针。”她一针见血,顺利抽出,阿的神啊,7管血扎4针,这以后要是天天输水天天扎针,还让人活不?我心里嘀咕。抽完她交代:”已经给你安排好床位,56床,等会儿你检查完就回来。”我摇晃着站起来,她关切地说声慢走,麻木冰冷的心刹那有股温暖气流流过......

抽完血立即来到病房2楼做彩超检查。大厅里已经有人在等待做彩超,人越集越多,热闹起来,大多数都是男人陪着女人来看病,女人们毫无顾忌地躺在男人的腿上假寐,男的托着脸庞表情木然,也许他的亲人正在承受病魔折磨,他心无旁骛吧。也有一些男人们大声交流着亲人的病情治疗情况,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老公下楼买水杯去了,我悄悄坐在一角,心里翻江倒海,祈祷上天怜我,阿门!

进彩超室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说把你的上衣全部脱掉,我偷眼瞧是一个毛头小伙给我做,只当是在家里是我儿子吧,脸皮子一抹,迅速脱光上衣偷眼向外瞧,老公正在巴拉着布帘向我看,哈,这会儿老公心里更是五味杂陈吧。躺在检查床上面眯上眼睛,任做彩超的小子把我的身体涂抹‘油彩,’他边做边问:“有高血压不?平时都有哪些不舒服?你是那个乳房发现有瘤子?把以前的报告单给我看看?”我一听就知道有戏,说明在县医院有可能误诊了。他说:“你憋好尿后再来检查,顺便把以前的检查单子拿给我看看。我只给你查出有甲状腺瘤,胆囊结石,没查出乳房有问题。”我晕,这不是折磨人么?几天来我惊恐悲观心情糟糕家人朋友们跟着着急,这是啥子事嘛!

做完彩超走出来,真是悲喜交加,给老公说,他竟然不信,难道县医院也会忽悠人?老公半信半疑愤愤不平。

人啊,都别说有多坚强,坚强都是给别人看的。其实,人的内心都很脆弱,说不拍死都又怕死,谁都留恋贪享世间浮华,只是无奈生死不由自己。没那境界是做不到视死如归的,求死的都是不想在受病痛的折磨的人。生不如死的时候不如解脱。

四、

9月24日,整整24小时断网,说不上着急,观看一下病房里的人间百态也不错,反正医生让远离电器,手机一关,乐得悠闲。病房里四个病床我是56床,挨着57床,新郑人,已经在新郑医院做过手术,来复检竟然是恶性,今天上午做手术,儿子、媳妇、女儿都在精心伺候着,病人扎着高高的扫把,半截黑风衣,瘦腿裤,一寸多高的黑皮凉鞋,很时髦,初识咋一看以为是三十多岁少妇,细看脸皮黑黄眼角纹密布,很有韵味的女人。

58床,焦作人,33岁,面相敦厚说话温和亲切给人一种她就是你家孩子那样亲切,她有个女儿8岁,儿子1岁多,丈夫是山西人,自从男人把她送到医院检查出乳腺癌后就悄无声息地走了。住院近一个月男人只来了一个电话说:“给你打了4000元是给妮儿、儿子上学用不是给你治病,你不能用。”女人默默挂掉电话,眼里噙满泪水脸上坚强的笑着。她的妹妹尽心为她做着一切,听说她的弟弟得了白血病就这几天时间了,年迈的父母在家照顾儿子及她的两个孩子,今天上午做手术她的两个妹妹在照顾她。她很坚强,说:“谁不爱我都没事,我一定要爱惜自己。”提到她的一双儿女她就忍不住的眼圈红红的努力露出一脸幸福样儿让人心疼。

59床,郑州市人,她59岁,长得黑胖,四年前乳腺癌做过手术,这次复发,每天来化疗,晚上回家住,她的后面总是仅仅跟着一个精瘦矮小麻利的女人,来往一阵风,一点都不像个病人。

以前总是谈癌色变,看到病房的几个人都是乐呵呵地上手术台,临走都会与病房的人们打声招呼说声拜拜。57床说:“反正就这样儿了,你看看比咱年轻的多得是,对面病房的那个叫小敏的姑娘27岁,今年才大学毕业,双乳腺癌,人家都乐呵呵的,她妈妈昨晚一夜未睡,看着孩子没心没肺的睡得香甜禁不住泪流满面。”小敏的妈妈在单位体检时检查出双侧乳腺癌,医生建议她若有女儿一定来医院接受检查,因为乳癌遗传比率高,她悄悄隐瞒自己的病情,拉着女儿来检查,结果竟是这样,她忍着悲痛亲自把女儿送上手术台。她听说58床的女病人没钱治病很可怜,就悄悄地把医疗费垫上,命令一家人照顾完自己的女儿,再来我们病房照顾58床的,开始我以为她们是亲戚,谁知她们素不相识,是善良让她做着高尚的事儿,愿好人一生平安!阿门!

昨天下午4点半,导医连说三四遍,你一定要把你的前上身用肥皂洗上三四遍擦干净来做检查,我怕她人笑话我这个乡巴佬没见过世面,也不敢问是咋个检查法让我像猪一样儿临死前用滚烫的热水浇透脱光皮毛心里翻腾得极不舒服,无奈,既来之则安之,要是在临死前知道医院咋去折腾人的,也算是一种体验吧。

那个导医说的那么邪乎,我以为是啥子,原来是做动态心电图,老公说:“瞅瞅那女人说的多邪乎,你不就是在医院里吗?干嘛不直接说弄啥哩不就得了?把你像净身一样,卖弄啥?”

今天下午住在乳腺科所有的检查都检查完毕,毛主任说:“你的乳腺没大问题,但你的甲状腺瘤必须做掉。”他热情地联系头颈科的专家连夜会诊,心中非常感激医生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世间如果人人都有颗善良、感恩、责任的心,我相信,医患纠纷就会越来越少。

这几天,老公亲眼目睹了整个检查过程,心中溢满‘山西老陈醋’,熏得我想逃跑,这辈子有啥别有病,有病别得女人不该得的病,得病别找男人看病,男医生别学着给女人看病,可是,这医院里男医生似乎大都是研究女人给女人看病的专家,当专家可以,但别当看女人病的专家,否则,谁家的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像剥光一样暴露在其他男人面前,不吃醋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