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优美散文 >

山茶

雨飘清荷香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11-20 09:50 浏览: 字体:

我是喜欢山茶的,喜欢它娇艳的花朵,亦喜欢它翠绿而油亮的叶子,更喜欢它顽强不屈的品性。

山茶属于木本花草,可生长成高达9米的花树。它的花色较多,有红色,粉红色,亦有白色,多为重瓣花朵,是一种适合庭院栽种的花木。

第一次见到山茶花是在一个邻居家。

那天去邻居家玩,发现邻居家新添了一盆花,但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花。只见那盆花木,翠绿的叶子间点缀着粉红色的花朵。花朵似碗形,而且是重瓣,很是美丽。

我问了邻居,才知道那盆花叫山茶花。那时便喜欢上山茶花,也喜欢山茶花的名字。

山茶花!多好听的一个名字。读来仿佛有唇齿留香的感觉。其中一个“茶”字,便让其名有一份淡雅与不俗。

后来,在花市,在一些公园里也曾见过很多山茶花。它们颜色不同,姿态大同小异。每次见到山茶花,我都会驻足欣赏一番。

当我看着开花的山茶时,总是感叹它的淡定。说山茶淡定,是因为它的身姿比较挺拔,枝条坚韧,就连叶子也是较厚实的叶子。花蕾也较一般的花蕾看起来大而饱满,花朵更是大气而亮丽。如果把山茶比作人的话,我感觉山茶就像一个干练的职业女性,柔媚之中不失傲骨。

是的,山茶花不娇小,不羞涩。它不像有些花草枝条柔弱,花开繁多,有点风雨,便前俯后仰。它是忍得了风雨,受得了挫折的。

山茶的生命力极强,茎枝的再生能力也强,可以叶插繁殖,也可枝条纤插繁殖。而我,对于能纤插繁殖的山茶是心怀敬佩的。它们顽强的生命力给我以震撼,给我以启示。

当我面对生活中的挫折与困苦时,我总是会想到山茶的顽强,想到山茶都能用一片叶子,抑或一截枝条去生长成一棵新的生命。而我又怎能在人生的风雨面前怯懦而不前。

春天去看山茶花,被山茶花迎着似暖还寒的春风绽放的模样感动。虽是初春,山茶已经绽开花苞,吐露馨香。

那时的山茶,刚经历过风雨的洗涤,却焕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一朵朵山茶花,像一个个倔强的女子,不热情,也不冷漠。静静地伫立在红尘间,享受着阳光的抚慰。从它们身上,你根本看不出它们曾忍受过风剑霜刀的冷酷,也看不出风雨袭击后的痕迹。

因此,我想到一位认识的朋友,她的人生充满风雨飘摇,可是她却在困苦的生活中坚守着文学。她在工作之余努力写作,把忧伤与苦闷都变成文字,且字字珠玑。

有人嘲笑她的执着,也有人打击她的积极性。可是她都置之不理,依然用文字疗伤,用文字供养灵魂。

随着她的努力与付出,她的文字不断地在网站和报刊上发表,而且还被县作协,以及市作协录取为会员。

看着她在文学的路上越走越坚定,我深感欣慰。我想,她何尚不是一株经历过风雨的山茶花?美丽而庄重。

山茶啊!山茶!我为之倾倒。

有一年的春天,有一位朋友送给我两盆山茶花。花冠不大,花开也不多,但叶子却是苍翠厚实。它们的花色是大红色的,花棵并不高,只有二十多厘米高。但整体看上去,却十分养眼。

我把两盆山茶视为珍宝,极尽呵护。而它们也活的十分努力,不断地生长出新叶。

可是那个冬天,两盆山茶花的叶子开始凋零。我以为山茶花生了病,却又无力拯救它们。

那个时候,我没有电脑,也没有智能手机,所以也无法问问百度,我的山茶花怎么了。直到两盆山茶的叶子都落完了,我也没明白山茶花到底是怎么了。

我看着两盆光秃着枝干的山茶,心生惋惜与懊恼。我觉得对不住朋友的一番心意,也觉得对不住山茶花陪我一段时光的情义。

家人觉得没了叶子的山茶放在屋里不好看,劝我丢了两盆山茶,可我舍不得。于是,我就给山茶浇了一些水,把它们移放到了屋角那里。

过完春节,天气一天一天的暖和了。我把两盆山茶搬到院子里晒太阳,家人都笑我,说山茶都死了,还宝贝着。

我苦笑一下,把山茶放在了其它的花草后面。

一场春雨下了很多天,院子里的花草都欣欣向荣的,唯独两盆山茶花还是枝干光秃秃的。心里的失落更重了,也便不再对两盆山茶抱任何的希望了。

也许对于一些事情或东西,感觉没了希望,便会慢慢地放下,甚至遗忘。

我忘了我有多少日子没有去看山茶,也忘记了又下了几场春雨。

一日,我新买了一些花草。由于花盆不够用,我就想着把栽山茶花的花盆用上。于是,我去花草后面搬栽山茶花的花盆。

当我看到栽山茶花的花盆时,我惊喜不己。原本光秃着枝干的山茶,居然萌芽了。那些嫩芽比米粒大些,带一点点红色。那红色不娇艳不浓烈,在阳光下萌动着希望。

这太让我惊讶了!想来山茶不是生病了,怕是被冻着了。所以才落了叶子,而在春天的阳光与雨露下,它又蓬勃了起来。

原来,山茶也懂得取舍。舍去苍翠的叶子,保留生命的一线生机,而且是“卧薪尝胆”般地等待时机。还好,我没有把它拔出扔掉,才让我见证了生命的奇迹。

自此,我对山茶花便又多了一份喜爱。

本以为山茶是不耐寒的,所以再到冬天便用薄膜把山茶罩了起来,以此来帮山茶度过冬天。

两年后,我因南下打工,便把两盆山茶花送还给了朋友。

后来读到清朝刘灏写的《山茶》:“凌寒强比松筠秀,吐艳空惊岁月非。冰雪纷纭真性在,根株老大众园稀。”此诗赞美了根深株大的山茶凌寒可与松柏比,花开娇艳的特点。

当时心中诧异,山茶花开娇艳,我是见识过的。可根深株大的山茶耐寒可是我没见过的。只知道我养的小株山茶曾被冻落了叶子,但却不曾丧命。莫非大株的山茶真的能耐冬?

哦,我想起来了,山茶有一个别名便叫耐冬。

为了见证山茶可耐冬,我去年夏天便买了一大株山茶。那株山茶养在一个大的花盆里,有一米多高,花冠也相当大。老叶苍翠,新叶翠绿,很是讨我喜欢。

山茶有花蕾时已是十月左右,一个个花蕾相继生长出来。

入冬,我便把山茶搬入室内,但会在太阳好时把山茶搬到室外晒太阳。

我每天都会注意山茶的变化,深怕它也被冻落了叶子。可是后来我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山茶不但没有被冻落叶子,反而在临近春节时绽放开花朵。

这株山茶的花朵是粉红色的,重瓣,而且花香芬芳。记得买山茶时,花农说此山茶叫香水山茶,说是很香。当时我便好奇,只听说过香水百合,还真没听说过香水山茶。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到底是不是叫香水山茶,但如此看来,叫香水山茶,也不为过。

整个春节,我没有给山茶罩薄膜,也没有给它供暖气。可是山茶的叶子依然是翠绿的,只是花朵绽放的不太景气。

春天来了,山茶的花蕾开始相继绽放。一朵又一朵的山茶花绽放在枝头,吐露着芳香,引来一些蜜蜂与蝴蝶飞舞在周围。

看着经历过冬天的山茶花蓬勃着生命,绽放着花朵,我的思绪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山茶真的是生命极强的花木,可与松柏相媲美,敢与冰雪斗严寒。那么,我们在经历人生的冬天时,又有什么资格自暴自弃?又有什么理由放弃对春天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