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025消匿举证呐喊的诗文的阴谋

薛洪文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11-20 09:51 浏览: 字体:

事物湮灭的波纹,说给我猫眼蓝珠,捕鼠捕鼠去,在那晚窸窣的角落与夜色黑势下的黑道收获(入室的刀夜与刀衣上的伟大,消匿举证呐喊的诗文的阴谋盛开)。

窃取与暴力,不去认证犯罪,而由凶手泯灭事物的皱纹,在狭小的轮廓存在的空间意识,余音脱落为一个秋的血色太阳的残句;向上的伐倒了,横铺成暗流势力浮起的西风,缀在一面追随血花红叶飘零的旗上,次序由腐叶埋去。

消罪的西风,飘呀,吹呀!

肢解的手姿,舞呀,挥呀!

那是一个夜晚后的长长九个月来的日子。猫不能力战群鼠,光不能透黑的势,一根带穗的灵魂浸泡在血的灯烛。沐浴日子刀伤上的血清,由枯萎的手臂拧成一根草绳的旷野呻吟,呻吟裂开为唯物辩论的论证;主观湮灭的魂灵,由天空星子去轮起银色的弯刀,割走黑夜,割走黑道,割走黑势。

事物的真相,在声音乐线的起始谱间。

消了乐。

而,窃走了弦。音乐亦然,发生在万事万物的无垠无界的论证,象灰尘不能埋去所有绿的根,象黑势不能涨破天穹的空,象西风不能吹碎春的魂。

期待,变为与长夜一样长的无码表。

夜色能给我什么呢?

消罪的西风,飘呀,吹呀!

肢解的手姿,舞呀,挥呀!

在事物真相的解码表里,世上现有的元素与没有发现的元素,我用空间与时间的分子链式,解读、透视。

哪怕,是最散乱的微弱的光素,也一定能寻觅到一张真相的光谱学。在物理学的相对论上,求证一个猫眼蓝珠。

捕鼠捕鼠去!

今夜,我是一个捕蛇的人。语言镶嵌进所有生物行走的固态的姿势,追随一面永远泼洒金光粼粼的太阳之红旗。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