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原创美文 >

盛夏,那些刻在记忆里的斑驳绿苔

漠上花开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04-11 18:29 浏览: 字体:
盛夏的早晨,难得有风来,清凉包裹,柔爽抚摸着肌肤,数日的阴雨似乎在风的袅娜中,渐行渐远。

独自盘桓在季节的花径,那些山,那些水,那些人,渐次涌入记忆的绿墙。

有人将故乡形容成一条河,无论离开多久,你都会记得它流淌过的水迹和搭载过梦想的小船,还有被夕阳染成橙红的鱼儿

许是因了生长在缺水的黄土高原,亦或许很少远行,故而河流早已成了镌刻在记忆深处的梦,一个经年揣在心怀的梦。

北方,童年记忆里的夏季偶尔多雨。村南的大河也时不常山洪滚滚,偶尔翻卷着段段树杆,偶尔漂浮着一两只绵羊。记得最清楚的是在山洪发威过后,渐趋平静的河面上,穿梭着好多半大小子,或徒手或操各种家伙什儿,裤脚高高卷起,赤脚裸臂,等待顺流而下的鱼儿自投罗网。如今,人生已走过不惑,那些有形无形的网,似乎仅捞起了些许记忆的绿苔。

日子,走着走着便老了。村南的大河已流到了生命的尽头,已然浩浩荡荡在梦里。那些高高低低的建筑似河床里的荒草,丛生在心底。

匆匆行程中,风风雨雨,苦乐交织。那些纵横交错的巷口,曾被雾霭蒙眼几多?

故乡小山村的暮色已然苍茫,思绪的轻风摆动,那一排排小瓦房后面,枕着道道山梁,还有垄垄油菜花开,山梁上连绵的土豆花白,白如天上的云朵。曾几何时,翘望记忆的蓝天,一排排瓦房顶上的天空,流云,南迁北归的大雁,还有袅袅的炊烟;斜阳晚照,晨光曦露,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葱绿着思念的青苔。母亲心仪的那几折道情小戏是否依旧在老腔重唱?回想,那出贤孝仁义的《卷席筒》卷走了我多少年少纯真,费翔借一曲《故乡的云》烧烈千千万万游子梦,令多少离乡惆怅思断肠

翻过故乡的山水,那白白的流云蓝蓝的天,曾牵系着经久的思乡情,漂洗着绚丽的七彩梦。然,花开花谢终有时,微雨过后,落红满径,暗香犹在。可知,会有多少芬芳,还能捡拾?仍有多少青葱,愿去追忆?

好想月下温一壶流光,予时光下酒,掬万千心绪微澜,悄诉于朗月清风;好想那些经年深深浅浅的过往,悲过亦好,喜过亦罢,洗去所有印痕,风清云淡的别离。折叠起浮生纷扰,沉薄凉于念底。只是走了好久,仍未悟透一步一莲花,一念衬一心。

午后,轻轻修剪着花枝,松土,施肥,灌水。夏日的阳台少了暖阳的光顾,加之连日阴雨,偶有花土上已生出斑驳绿苔,好似盛夏中,翻启的旧日记忆,星星点点,潮湿着思绪

多少相约牵手,终负了白头;多少不离不弃的诺许,皆散落在天涯。那些青涩中的陪伴走过,那些惺惺相惜中的情义深重,似花开萼褪,芬芳沉香散尽却无机缘再欣赏。光阴过往,写旧了太多故事,世象本如棋,何必总叹息。抑或,多年之后,阅遍过尽千帆,回首,也仅是沧海桑田中的轻烟一缕。

花开溢香,草木含羞,青山依旧;而那些蕴含醇香的往事,忆起,是否依旧如昔?若可,且将思念交付于一段诗行,无关细雨,不计薄雾,构筑一爿有你的陶园山水。任落花流水,微风拂面,那条条阡陌里隐匿着的青春眩晕告诉我:你若长安,我便明媚!

盛夏的一程阳光雨露,婉赋一幅山水明澈;一园鸟语花香,随携一份自然祥和。最深的懂得,是心有灵犀的理解和默默陪伴,是真诚的欣赏与安静守望。

每一次,踮起脚尖轻轻走过心灵的原野,并非为了去回味走过的风景,只是,不愿意叨饶了前路的花开。在那光阴的转角边,不经意邂逅过的某些人,总会稚气地以为,温暖会一直恒久似初相遇,乃至沉醉浪漫的遐想,以为会琴瑟在御,岁月自此静好。只是,当一段旅程行至尽头时,才蓦然发现,一切尘念皆如江上行舟,在淌过了时光的匝道之后,便永无同样的回程。

忽然记起白落梅曾说:许多看似拥有的,其实未必真的拥有。那些看似离去的,其实未必真的离开。倘若因果真有定数,有朝一日,该忘记的都要忘记,该重逢的还会重逢。只不过岁月乱云飞渡,那时候或许已经换过另一种方式,另一份心境。

忽然有如醍醐灌顶,缘分本身大抵如此,聚散都没有理由,遇见,入眼入心,所以喜欢了,缘即起;如若缘尽,情疏,心性相离,也从不需要有任何理由,唯有相伴时珍惜,相离后奉上彼此深深的祝福 (文字~漠上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