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花与夏,循词逐源

红枫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05-30 08:52 浏览: 字体:

——母亲,世间丰沛源头,一切人事成立与发生而延续的起点,也是一切:从最初到最后完归洞壑着的心灵投递——

花与蔓,脐结着血与肉融浓的温暖:从发生那刻起,便与你,在这漫延无边的冗长人世,抱暖共依。

当你,倾尽一生为世所垢兑的青色,哑灭于衰老的沧桑——你给予了我们:挺立世上,铮铮作响的人生!

无以回报啊,无可奉还的唯一指靠是:承接绵延不断的承接。

你陈目看呵,这个个看似独立的事件循环,都无时不刻着,你牵挂的持续与清醒。叨叨不休的琐碎,莫不是预言般的盖棺定论?但那些个,发自你灵犀般的感应,往往等故事发生了,才后悔着,哭泣着、抱紧着,寻求,来自你无可奈何中给予的孑然着瘦弱的抚摸。母亲!

如提吊着的桅灯,于汪洋宽淼的幽兰上空时时导引着不灭的航盏,与我都转巡回中鉴明暗礁蛰漩。这个时候,我无时不刻地想念你。

进入盛夏的浓意,处处翠郁着秀莽。如若不是身居这烦嚣的闹市,定是可以殷实得到这——袭盖了大地每寸旮旮旯旯的绿陈怀莽。

叹息,无论天涯海角,那个一直延伸着绵暖的持续——血脐蔓连的缠裹,却于那个漆黑的夜晚,嘎然截断。我惊悸跌落在宁静的荒凉里,血泪横行。

从此,夜夜流浪着无处投递的悲喜,于荒冷的丛林,拾叶燃篝,照明递与你的妄想,妄想着,再次投入你温暖的怀抱,哪怕只是一刻钟,我也贵若香油般,奢望。

今日是母亲的节日,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去玩,去逛光谷,去看他们或贵或贱的买着衣服,那些衣服都是你这样的年纪人穿的。我摸了摸,看了看,没有买。

所或喜的是,我的宝贝女女,给我买了,她说:趁她有投递的名额在,想要买么就买么,可劲儿买。

呵,看看这节过得、真是开心,我都忘了说祝福。不过,截止晚上十二点,我想,这节日依然是沸腾的。

祝:天下所有为母亲的女人,节日快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