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有些人,已走了好久

逝去的爱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05-12 08:07 浏览: 字体:

写下一纸文字,扯开了一道美好的线索。我一个人的路过,路过两个人的流光。风的衣衫撩拨起呼吸软软,摇曳成一壶的清雅,谁霸占了谁的眸光,华发打理着时间,丝扣缔结着春去秋来;又曼妙成一湖的翠碧,潋滟开来装点了谁的诗意年华?临水相照,清清附青青,季节不再分明,你我可是一帧最美的画?入眼了美好的憧憬。

于这暗寂的夜,且让思绪微弱的闪烁。季节的花开,还犹存一种妩媚,在蕊心里灼烈,又缓释在灵动的心河。挥手一点烟,转身一袖云。你是我的最美,只供养了灵魂的安歇。鱼肚白的天,一切浮云在黎明的喧嚣。谁为谁承诺?即已倾城,别说错过。

文字像是罂粟,会把幸福叠加,也会把伤疤掀开。文字并不深奥。有的人读的只是文字,那叫路过。有的人一语点破,那叫懂得。文字的世界里,感谢你懂我。

记忆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总是把想遗忘的备注的更清晰,任你不看不听,也会在夹缝里挤出来挑衅着你的遗忘。

有些人,已走了好久,有些事也已不再提及。只是怕碰触时光,又路过了那一季的青葱到萧瑟成荒。红颜清瘦,庭院静寂,应是封锁了琴弦锦帛。不敢叩门,怕扰了往事,怕一些相怨相问,怕憔悴的目光映射我无所适从的彷徨。转身,浮生相忘,可是最好的安放?

想起,月光倾城,庭院深深,清风苑,还有好多的好多,那些我不知道或者报不出名字的地方,一朝缘生缘灭,一朝繁华落尽,一朝清清寂寂,一朝忘记了还心疼,一朝已不似当年。

成年人的感情,也许不再是那几句文字的青睐,懵懂的有你有我的未来。在不期待里也有着几分等待,你说情人节那天应该可以收到你的信,算是一份特别的礼物嵌上一份特别的色彩。其实只是一句玩笑,成真了一次心情。年关的物流,压滞了笔墨轻扣,情人节的物语只是淡淡的一笑,14年到15年的跨越,冬的门扉虚掩,春的衣角舞动了风中的笑,而你我,也随了人情世故的逻辑,月圆当亏,月缺当圆。你说,在最美时分别,当是最完美的缔结。发呆得看着这封飞递了两年的书信,我该以怎样的方式拆封?才不会碰碎那琉璃的情。

我对自己说,闭上眼睛吧。触摸一下,那方的天空,是怎样的灵动,晕开的笔墨生花。当是豪迈还是清秀?像一条清澈的溪流顺势而下,有几分无拘有几分灵透,更多于一种简单的倾泻。我趴在信纸上,想找寻一种“情书”的味道。

阅然纸上,简简单单,像极了一杯午后的茶。你说为了一封书信,特地买了一支笔,还被邻家阿姐调笑。字里行间是一种随性,一条清澈的溪流,漫过一起走过的日子。没有浮华,没有虚掩,只是两个似乎不相干的人,忙里偷闲的像是絮叨又像是旁若有人而无人的自言自语,说清风撩拨了秀发,说绿水载远了往事,又说年轮淡泊了愁绪。随性而来,随性而往。

一种顺风的陪程,暖了季节无伤,却又把心思一朝一幕堆积,堆积成了一种厚重,一种患得患失的富有和贫瘠。

假若最美时分别,可以让幸福永远的保鲜在记忆的长河;假若最美时分别,可以让残缺的世事做一个完美的终结;假若最美时分别,可以看不见季节的落红,那么此时,这一种分别,当是缘分最好的妥帖。

那一天,我在缘分的天空看见了一抹忧郁的蓝;那一月,我在文字的世界里捡拾了茶余饭后的应和;那一年,我在最美时完结了离别;那风还在摇曳着一些些的章节,那雨还在伴舞着别人一场场的落寞,那只有风花没有雪夜的年华,便是你我纸上的跳跃,心上的和弦。

你说,你想起了云水榭,你说……你再也不敢想,也不能再想,因为怕舍不得。

我说,你不是舍不得,你已然舍得。云水榭的故事还在杜撰着婆娑,千山的雪还在茫茫的落,唯有一件白衫,在岁月的风尘里,依然干净的摇曳。

你说,你走了,我却看见山高水远,又千回百转。

我说,我忘了,你说送别的语言,我食言了好多遍。

夕阳已经淡了你的影子,我已看不见你眼里是否有伤悲。指尖的烟,明明灭灭了绳结的缘。

你说请让你以不爱的名誉作别,就不会有想起和忘记。

我说请许我以恨的名誉作别,就会永远清晰的完整不被丢失的岁月。

最美时离别,完美的终结。远远近近,山山水水,尽赋一纸闲书,它年,故事怡情着白发,你我仍在缘分里读书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