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3月36日,梦一般的日子,魔一样的诅咒

沧桑笑容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7-05-12 08:07 浏览: 字体:

那天,偶然发现,著名作家三毛,著名诗人海子,都与一个日子有关:3月26日。

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我与她们,与这个日子,有一定的渊源。

3月26日,也是我的生日。三毛,在这一天降临到这个人世间;海子,在这一天离开了这个人世间。

我跟她们一样,也恋上了文字。只是,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走上轻生之路?这个日子,会不会有什么魔咒?

三毛的话依然闪闪发光,“真正的快乐,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观地来说,它是细水长流。碧海无波,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享受生命一刹那间的喜悦,那么我们即使不死,也在天堂了。”

可是,她食言了。她的荷西死了,也把她的灵魂带走了……她去追她的荷西去了,追她的爱情去了。她把父母都撇下了……她的快乐,是在天堂,在心爱的荷西那里。

三毛与我,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同是女人,同是热爱文字的女人,同是抑郁过的女人,同是天涯沦落人。

她,不安分,跑到了撒哈拉大沙漠;我,不安分,跑到了遥远的北京城。

不同的是,她,选择了自杀;我,苟且活了下来。梦里花落,知多少?梦里花开,又知多少?

爱文字的女人,是敏感的;爱文字的女人,是多情的;爱文字的女人,是忧郁的;爱文字的女人,是温柔的。

“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认,青春,有朝一日是要这么自然消失过去。”

“而人之可贵,也在于我们因着时光环境的改变,在生活上得到长进。岁月的流失固然是无可奈何。而人的逐渐蜕变,却又脱不出时光的力量。”

思想的光辉,总是离不开哲学的味道。三毛,悟道不可谓不深,可是,她为什么就会食言,让父母品味“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痛?

3月36日,梦一般的日子,魔一样的诅咒,还好,我还活着,好好地活着。

三毛,凋零在她的梦里,与她的荷西相聚了;我呢?仍然行走在最美的华年里。

爱情,金钱,地位,权势……的失去,都不足以成为我们扼杀生命的理由和藉口!

三毛,我爱你的文字,却鄙视你的死亡。

活着,不仅仅只是一种人生态度,更是一种能力,一种责任啊!

女人花,正摇曳在滚滚红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