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思念 >

我怀念的,一定不是曾经的我

推荐 来源: 香蕉文学网 更新: 2015-03-06 17:49 浏览: 字体:
  想到马上就二十岁了,常常会觉得很恐惧。如果过来人说三十岁是人生的分水岭,那么大概十八岁便是青春的分水岭。快二十岁的人在一群零零后的世界里,总是会生出一种无所适从之感。

  想想十八岁以前,你还是个青春明媚的男孩女孩,那时的你,还喜欢写写押韵的小诗反复吟诵,看部稍微有点泪点的电影便会感动到不行,听首歌有句感同身受的歌词便会循环播放几个月,喜欢品李清照和李煜的词,爱看郭敬明与落落的青春小说,崇拜萧红与三毛自由的人生姿态,讶异林徽因完美的三角关系,惊艳张爱玲与萧红的绝世天赋,那时的你,还只是偷偷地崇拜着优秀的ta,喜欢只会在角落里发酵萌芽。

  你会在平安夜十二点偷偷翻进教室,只为在她的抽屉里放上诱人的红苹果。你会在元旦凌晨零点零分给他送上新年最早的祝福。你会特意申请一个QQ号只加她一个人,陪她聊天,她的空间也只为你一人开放。你们写了几箱的纸条,每天穿越几组的同学与书堆互诉相思。你们设置了一堆的手指暗号,引得父母看见手机上的符号式信息一脸茫然。你还会特意调整自己收拾书包的速度以配合她然后假装在楼梯角遇见然后一起回家……

  好像突然就长大了,都没有经历什么过程,潜移默化式地成为了现在的模样。再也不爱伤春悲秋,开始过上了粗糙的大妈生活,生活的感悟即便闪现过,也像流星一样马上就消失,而不会再试图抓住。再也不会有脸红与悸动,开始选择门当户对的对象,没有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只有互相凑合和将就。不再爱看诗词,讨厌青春小说,尤其反胃爱情素材,所有的惊天动地、感人肺腑到自己眼中都只化为矫揉造作四个字。张爱玲也渐渐由云端上的存在转变为现实中的女性,林徽因的贤妻良母形象被八面玲珑的世俗面孔取代,萧红追求自由与忠贞于爱情的取舍也让我陷入沉思……却在巴金平平淡淡地怀念萧珊时感动得泪流满面,在野夫忍痛回忆江边的母亲时掩面失声,在新月与楚雁潮纯粹的爱情中挣扎到无法自拔……

  也许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说不出美丽的句子了,可我会说实在的话。写不出美丽的诗了,可我会写深刻的想法。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脱去华美的外衣,展示纯朴真实的内囊也是代价之一。

  作者:不语亦语

推荐文章